8gzb1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笔趣-雷霆風暴掃落葉分享-jdalu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市委宣传部会议结束后,宁致远提着包,慢慢走在市委机关大院坝子里,不时与熟识的人打招呼。突然听到喊声,转头四下看看,却空无一人。这里,这里!树荫下一辆黑色轿车窗子里伸出一只手臂正在挥舞,遂走上前去,惊奇地嚷道,李局长,当市财政局副局长了,都不请客?!李响一张脸笑得稀烂笑,低声说,你娃来长宁,还不是没给我说。宁致远回答,哪里随意敢叨扰财神爷呢!
李响看看腕上手表,匆忙说,我得赶去省厅,只有下次聚了哈。宁致远挥挥手,告别说,来岳州记得联系。李响回道,好的,下周省专案组将来长宁,我又有得忙了,看下月有没有时间。
送别李响,宁致远突然想去看看兰心月。来到市政F二楼,见她办公室门紧锁,遂问隔壁办公室工作人员,说兰副市长去丘川开会了,他便启程返回。
车回岳州路上,宁致远一直在想,李响说的专案组是调查鹏云集的呢,还是调查江莫成的呢,还是合二为一的呢,要是这样的话,风暴是真来了!
重生星二代
突然想起,曲悠然曾经提起过,罗鹏云来自京都罗氏家族,与她老公汪家相斗几十年,这会不会与此有关呢?他立即打通曲悠然电话,刚响了几声就然而被挂断了。
刚回到办公室,县委副书记张云堂打电话来说请他去办公室一趟。张云堂任岳州副书记以来,一直很低调,但将开发区工作抓得井井有条,开发建设卓有成效。
见宁致远走进来,张云堂站起来,笑着说,来,致远,请坐。坐下后,宁致远笑着问,云堂书记,请指示。张云堂客气地说,不说指示,兄弟伙商量,有个事情,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开发区管委会缺一名副书记,你的副部长凌伟不错,放我这里来如何?宁致远打着哈哈儿,说,云堂书记要人,那可不敢不放啊,哈哈!
张云堂感慨地说,致远兄弟,开发区任务重啊,管委会副书记缺额有些时日了,日常统筹这块我还亲自在抓,特别是文字材料把关,恼火啊!宁致远点点头说,凌伟跟过江河书记的,小伙子不错,当初准备放到乡镇去,我想办法留在了宣传部。张云堂笑着说,挖了你的墙角,感谢兄弟支持!宁致远建议道,还是请您单独找他谈谈,本人意愿很重要的。张云堂说,好,下午我就找他。
中午饭后,宁致远从食堂走出来,看见凌伟也从食堂走出来,遂招手示意。凌伟一路小跑过来,问,部长有吩咐?宁致远微微一笑,抬了抬手说,走,我们围着机关大院散一圈。凌伟高兴地答应。宁致远问,小孩子也有一岁多了吧?凌伟回答道,是啊,过几天就两岁了,乖着呢,呵呵。宁致远见他脸上浮起作父亲的幸福笑容,低声说,孩子也大了些,你要考虑下步发展了,上午下班前张云堂副书记找了我,请求支持你去开发区管委会任副书记,你怎么考虑的?
凌伟啊了一声,十分意外,挠着头没有回答。宁致远继续做工作,说,以前你一直搞秘书服务,到宣传部分管精神文明,都没具体接触过项目一线工作,我个人觉得,男人是要去一线锻炼的,所以我也同意云堂书记提议。凌伟沉吟着,半天才道,说实在话,我到宣传部跟到你之后,就没想到过去其他地方,我也喜欢宣传工作。
宁致远提议说,还是去吧,成长是需要锻炼的,没有经历过经济工作,发展的道路是狭窄的,空间是有限的。凌伟表态说,我听您的,那就去吧!两人围着机关大院继续散步,不时聊起一些工作上的话题。
分别时,宁致远交待道,你回忆一下关于水电站改制决策中的一些细节,特别是江河书记在一些场合的表态。凌伟点点头,疑惑地看着宁致远离去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这段时间舒心日子结束了!
曲悠然回电话时,宁致远正在午休,两人相互聊了些近况。曲悠然幽幽道,说吧,是不是想打听情况?他笑着回答,懂我者,悠然也!曲悠然咯咯娇笑两声,说,你呀,没事不会联系我的,是不是问罗家的情况?他干笑两声,正色答道,是!
曲悠然小声说,汪氏只是推波助澜而已,核心在江莫成!这人触动了高层,必须拿下,个中道理你自己去体会吧,以后会有结果的,到时一切就明白了。他吓了一跳,这可涉及黄山顶上巨石,自己这些呆在山脚下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地动山摇而无能为力,能避开不被巨石砸中的险情就是最大希望了!
異度 鉛筆刀
新手也能爆護的頂級誘魚劑 黑貓白襪子
挂了电话,宁致远陷入深深思索。罗氏大厦将倾,不知是否牵扯岳州一二号,还有肖芳能全身而退吗。他起身拉开抽屉,看着那封静静躺着的信封,心里涌满担心。
此时,县委书记江河接到了市纪委通知,今天下午省专案组将入驻岳州。他大惊失色,呆坐在椅子上,浑身发软,都不知怎么挂上电话的。
逆戰:觀察者紀實
四百万!这肯定是Z药,转瞬将让自己粉身碎骨!怎么办?犹豫半晌,他当机立断,马上赶回家中,从储藏室翻出那几箱苹果箱,迅速提起装上车,独自驾车前往长宁市纪委。
下午三点见面会之前,江河风驰电掣恰好赶到。见一辆考斯特正缓缓驶过来,他赶紧招招手,示意薛家驹和人D、政X一本书迅速站过来,排成一字型迎接。
考斯特车门缓缓打开,省专案组副组长乔清笑容可掬地走下来,后面跟着下来的是市纪委常务副书记荣嵘。江河上前紧紧握着乔副组长的手,热切地说,欢迎乔组长一行来岳州!乔清打着哈哈说,我来你们怕是不欢迎的哦!江河讪讪笑着说,肯定欢迎的!乔清收了笑容,随着江河的引路昂首走进常委会议室。
在江河示意下,全体党政班子成员站起来热烈地鼓掌!乔清露出笑容,抬手往下压压,示意大家坐下,高兴地说,岳州干部精神面貌饱满啊!
異化都市
大家坐下后,市纪委常务副书记荣嵘主持会议,开门见山地说了今天见面会议的背景,对省专案组人员一一作了介绍,然后请乔副组长讲话。
乔清打开话筒,保持和蔼可亲笑容,缓缓说,同志们,今天专案组一行,主要是来了解鹏云集团在岳州的投资情况,时间不确定,什么时候搞清楚就什么时候接触,这期间请各位均不离开岳州,下面我讲三条纪律:一是严守Z治纪律。既要正确面对组织调查,实事求是汇报情况,任何隐瞒都是对抗组织调查;二是严守工作纪律。所有汇报情况必须实事求是,这也是对组织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同时,该推进的工作按部就班,绝不因为专案组在岳州,而妨碍了正常工作;三是严守廉政纪律。在安排住地、办公用房、后勤保障方面一切以工作需要出发,不搞高规格接待,请大家监督。
宁致远发现,乔清讲话特别简短,但字字重若千钧。那对眼神时而聚焦时而飘忽,你以为在看你却又漫过头顶,虽然他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这种感觉,并不是宁致远一个人有,全场所有人都肃穆着脸色。宁致远意外发现,薛家驹神色稍显慌张,抬眼看看江河。江河倒还沉稳,迎着薛家驹目光露出一丝微笑。
若白不复 红旗袍
专案组成员宣布,所有涉及鹏云集团来岳州投资的档案资料立即封存并送到岳州宾馆专案组办公室,相关人员随时待命等候通知。
散会后,等专案组一行离去后,大家才纷纷站起来,相互看一眼,慢慢往外面走。
宁致远碰碰身边的施晚晴,低声说,涉及你的资料准备好没有?施晚晴点点头,没有搭话。宁致远便不再作声,心里稍稍安稳了些。
刚走过县委大院花坛,就听见江河在身后喊。宁致远赶紧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书记走过来。江河低声说,致远,上次你提醒得及时啊,我现在真后悔当初不应该让你离开县委办。宁致远严肃着脸,低声说,书记,当务之急是打好招呼,要求涉及鹏云集团投资事宜的所有人员,不知道的就不要瞎猜,更不许乱说。江河忧虑地说,我会一一打电话的。宁致远立即说,不,当面说。江河脸上瞬间飘过诧异,然后恢复正常,沉声说,还是致远考虑周到。
下班时,简云天报告说,今天下午专案组传唤的是水务、财政等几位局长,没人去差不多都在一个半小时以上。宁致远沉吟着,用笔在材料不住地敲。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空飘起了小雨,末春时节花瓣纷纷飘落。县委大院一片静悄悄,有规律地响起保洁人员沙沙扫地声音。
还未到上班时间,宁致远站在窗户边,看到薛家驹下了车,匆匆穿过大院花坛,向县委书记办公室走去。他拿起水壶,细致地替山藿香浇着水,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运转,难过他们还真有事?
江河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一脸急切的薛家驹,淡淡地说,家驹啊,岳州宾馆不在你我任期,如实汇报便是;水电站改制是政F工作,你要把好关啊;柳树河坝土地问题,不是还没有进入决策程序吗,虽然政F常务会审定通过,但县委常委会还没研究,不算最后决策!薛家驹眼里露出愤怒,大声说,书记,你这话就不对了,哪一个事情不是在你的安排下开展的?现在推卸责任,不大合适吧?江河厉声反问,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薛家驹豁然起身,用地敲敲桌子,提起公文包大踏步走出办公室。等候在办公室外面的秘书,赶紧接过包,小跑着紧随其后。
宁致远仍然站在窗边,突然看见薛家驹匆匆走出来,用力拉开车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他抬腕看看手表,前后不过十分钟,心里顿时明白个中意思,不禁一片愕然,关键时刻看谁的“卸”字诀功夫最上乘啊!
下午上班,宁致远接到了专案组通知电话,连声说,好好好。然后从抽屉里拿出肖芳交出的信封,夹在笔记本,提起公文包,坐上车直奔岳州宾馆。他决定,交出这个信封,既是作为党员应尽职责,又是为了苦命的肖芳。在正义面前,这是自己唯一选择!
仙魔碎天
专案组人员一一问询了常委会议关于鹏云集团投资事宜的决策情况。宁致远如实汇报了相关情况,最后,递过去一个信访,正色说,这是肖芳离开岳州时,让我替她保管的信件,我没有打开过,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现在交给组织。专案组人员相互对视一眼,严肃地说,致远同志,关于这信封,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是纪律。宁致远郑重回答,我明白,一定按要求落实。
回到办公室,宁致远将今天移交信封情况作了记录,然后合上笔记本,默默抽着烟。他真想知道信封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但肯定的是,这一定牵扯江河,或许也有薛家驹。
都市第壹品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
第二天依然平静如常,专案组没有通知任何人谈话。江河很是意外,问张俊,你昨天去谈了,没什么意外吧?张俊摇头说,没有呢,看上去专案组还多满意的。江河皱着眉头沉吟不语,心里隐隐不安。
晚上,他打通市委副书记蓝屏电话,却没人接听。连续打了好几个,也不见回应。他心里更加惴惴不安起来,甚至有些惊慌。
第二天上午,听说通知薛家驹去谈话,还没听到结果,江河接到了谈话通知。
江河安稳一下情绪,看了看办公室,转身随着秘书下楼。宁致远刚好上楼,见到江河,喊了声,书记,出去啊?江河露出笑容,拍拍他肩膀,说,致远,我去谈话,回来再找你研究一下县人民医院大楼改建项目,你安排一下,做好准备。宁致远连声答应,望着江河背影,突然感到有些恍惚。
接待江河的是专案组副组长乔清,一脸严肃缄默不语地看着他。江河心里有些发慌,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乔清缓缓地说,江河同志,说说吧,前天你向市纪委上交的四百万是怎么回事?江河压住心里躁动的慌张,咳嗽两声,开始慢慢汇报起来。在他想来,赃款已经上交,大不了就是挨个处分,毕竟自己一分未留。
求生在西晉末 瘋子161414
乔清见专案组人员做完笔记,拿起桌上的一张纸,正色说,根据昨晚省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请省委同意,现在我宣布,对江河实行双规。江河顿时瘫软,心里明白薛家驹为什么谈话后就没再回来。
坐上去双规地点途中,江河看着窗外葱郁的树林,心里默叹一声,自己的仕途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