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pik精品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討論-第516章 顛覆正途展示-ylxtk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烈日炎炎,季风为湿地带来了持续六个月的高温。
在东部王国大部分区域春寒料峭之时,湿地已经进入雨季,沼泽地开始重新扩张蔓延。
若是宿命若是狐狸精 小野蛮
蓝腮沼泽的鱼人们压抑了一个寒冬的寂寞,终于等到雨季,可以好好发泄自己的欲望。
大量的蓝腮鱼人从潮湿的洞穴中出来,占据整片海滩,准备抢夺当地民众的物资和粮食。
不过今年,鱼人们的群巢出动,却没有往年那么顺利。
他们虽然占据了海滩,但还没等到出征,就被一头黑龙袭击了。
炽热的黑龙之焰,焚烧数里,隔着海岸老远,都能闻到烤鱼的香气。
蓝腮鱼人被烧的叫苦不迭,抱头鼠窜,匆忙跑回巢穴。
空中的黑龙,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他恨不得这些蓝腮鱼人能够有点脑子,别在这个节骨眼出来找事。
对于一头巨龙来说,猎杀鱼人这类低等物种,有失威严,更何况,奈法利安还是黑龙领主。
天才媽咪惹不得 梅花點
“妹妹,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完成了蓝腮沼泽的任务,你能不能申请放我回去?”奈法利安清扫了海滩,回米奈希尔港交任务。
卡特拉娜没好气的看着奈法利安说道:“我给你申请任务是为了让你出去透透气,我实话跟你说哥哥,你就算是完成再多任务,我都不可能把你放回去。”
奈法利安听到归乡无望,突然硬气,指着卡特拉娜的鼻尖吼道:“奥妮克希亚,我看你现在就像是被驯服的宠物,没有一丝巨龙的反抗之心。我们黑龙是天生的王者,怎么能寄人篱下,为一个弱小的人类打工卖命!”
奈法利安被关押在湿地已经有两周时间,他从开始的心存侥幸到抱有期望,再到现在新生绝望,心境变化就像是过山车一样。
可面对秘法会的羁押,奈法利安又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他不肯服从,又不肯去死,搞得自己每天都神经兮兮的,就像是精神分裂的实验多彩巨龙一样。
卡特拉娜听到哥哥的激将法,心态平和,微微摇头说道:“我愚蠢的哥哥,你难道还没搞明白自己的处境。你现在只有两条路,放弃巨龙的身份,跟我走,否则,你很有可能会在这里被监禁一辈子。”
“奥妮克希亚,你这是在毁灭我的龙性,把我改造成那个弱小人类的奴隶。”奈法利安垂死挣扎。
卡特拉娜面不改色,冷冷说道:“比起让你回到黑石山继续带领黑龙部族搞多彩龙的罪恶实验,我宁愿把你永远关在这里。或许,还能减轻你的罪孽。”
“你只是我的妹妹,我才是你的领袖!奥妮克希亚,我才是黑龙领主。”奈法利安咆哮。
卡特拉娜无奈一笑:“即使在蛋壳的时候,我也没有把你当成领袖。”
“够了!”
“吵什么呢?”罗文推开魔法监狱的大门,提着数罐冷藏过的饮品,低声问道。
奈法利安看到罗文进来,乖巧的闭上嘴,再不敢跟卡特拉娜争吵。
卡特拉娜虽然表面上埋怨哥哥,但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还是想着给他打掩护。
“没吵什么,他在黑石塔当领主习惯了。换到密闭的环境,精神可能出了点问题。不过我这哥哥就这样,他过段时间就会被自己黑龙领主的梦给拉回来,我都习惯了。”卡特拉娜卖萌搀着罗文的胳膊笑道。
奈法利安把巨龙头颅埋在前爪下面,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罗文和妹妹。
看到妹妹像个乖巧女仆一样,奈法利安心里又恨又气。
黑龙一族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你竟然如此不顾巨龙尊严,去讨好一个凡人!
“你没跟他交代执行任务之后的事?我们可以教育嘛。”罗文将冷饮递给卡特拉娜。
卡特拉娜吐了吐舌头,一口喝掉,舔舔嘴唇娇声道:“说了啊,他不听我的。”
“不听就不听吧,让他在这里待着也挺好,只要不出去搞事就好,这样我们大家都省心。”罗文接话道。
卡特拉娜改不了奈法利安的想法,只能用这个折中的方法,将哥哥留在米奈希尔港。
这样至少能保证他的安全,不然到时候搞得天怒人怨,巨龙部族向黑石山出手,兄长的脑袋被砍下拿去公示,也不是没有可能。
“阿尔迪莫吐出了一些关于噬渊的情报,我们一起去看。”罗文主动搂住卡特拉娜的纤纤细腰,动作大胆了几分。
卡特拉娜俏脸一红,忸怩小声道:“你非要气我哥哥是不是?”
“我要看看他在不在乎你,如果他真的是以哥哥的身份为你考虑,那就说明他还有救。”
奈法利安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什么都没看见。
卡特拉娜心中失落,哀叹一声,摇摇头陪着罗文走向出口。
“你这凡人混蛋,离我妹妹远点!”突然奈法利安大叫一声,眼球瞪的像皮球一般大,恨不得把罗文生吞下去。
罗文展颜一笑,卡特拉娜眼眶微微湿润,二人面面相觑,相视一笑。
我这愚蠢的哥哥,还是有点人性的嘛。
阿尔迪莫给的噬渊汇报还算完整,他认真履行了约定,绘制了相对完整的噬渊地图。
地图的边边角角,以及一些特殊区域,标记模糊,这表明阿尔迪莫没有探寻过这些地方,然而只要是他涉足的区域,都进行了明确标注,完全可以当作履行地图使用。
除此之外,阿尔迪莫给的信息汇总中,还提到了典狱长活动的区域。
在奥利波斯主城间域正下方的噬渊区域,是典狱长佐瓦尔出现次数最多的地界。尤其是特码库伦。
不过噬渊的区域极大,在这片罪恶之地,现实世界的规则在此无法套用。
因此典狱长佐瓦尔的大多数宫殿,都处于独立的位面。
这其中就包括托加斯特·罪魂之塔。
阿尔迪莫属于雷文德斯的势力,他对于噬渊的了解并不深入,但这份汇报,已是诚意拉满。
至少,他将自己能说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
雷文德斯温西尔人,好像不怎么擅长编造谎言。
“将这份噬渊的情报送到守护者神殿吧,顺便把奈法利安也带上,你们一并回库尔提拉斯。”
“真的要带他么?”卡特拉娜眨眼,不确定的问道。
罗文点头:“当然,告诉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让他好还改造,接受批评教育,争取做一个对艾泽拉斯有用的黑龙。”
卡特拉娜听着罗文说出这么严肃的话,心里倒是暖暖的。
“人家又不是你的人,干嘛对我这么好。”
“你是龙,不是人。”罗文纠正。
卡特拉娜顿时变了脸色,恼火道:“哼,就知道对那些小妖精甜言蜜语,到了我这里,却是天天欺负我。”
“可你是我的龙啊。”
“那我就天天变作龙的模样。”卡特拉娜赌气。
罗文轻咳一声:“我还是看你人类的模样习惯。”
“哼,虚伪。”
……
布兰农和菲伊提前准备好了船队,这是库尔提拉斯淘汰的第一批商船。
之前一直放在斯托颂谷地的水手镇,现如今,两夫妻将它们全部转运了出来。
与其留在港口烂掉,当作木柴烧了,还不如将它们拿出来用一下,发挥余热。
商船里面没有任何水手,一路上,全凭布兰农和菲伊用海潮与风暴之力,为船队提供动力。
百余艘大大小小的商船货船,进入丹加洛克的海岸附近,提前在此等待的兽人,迅速上船,抛锚帮着商船靠港。
“船舱里面有粮食还有物资!”
“大酋长,我们可以启程出发了!”
“看来,罗文没骗我们。”祖鲁希德捞了一把米袋中的粮食,看了看成色,面色黯然。
一直将兽人利益看的至高无上的老兽人,此刻竟然有些惭愧。
当初他们还在自由镇,配合那些海盗,猎杀罗文的船队。可现如今,却要仰仗他的鼻息生存。
旁門散仙 十三滴水
这份气度,换做祖鲁希德,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不过罗文就能云淡风轻的将驰援送来,他现在的立场又变了,已经不在纠结于两个种族之前的仇恨。
萨尔颔首,目光坚毅,语气笃定:“我们在西方古老大陆安顿下来后,的做些什么。我们要加入这场护卫艾泽拉斯世界的战争,以部落兽人的身份,献出我们的力量。”
國民哥哥,抱回家! 千小尋
有了船队,有了可供行程的粮食,萨尔的新部落,启程前往卡利姆多。
……
晋升堡垒,智慧神庙。
管理智慧神庙的圣杰塞尼厄斯,是执政官长女格里斯蒂亚选出的第一位圣杰。
在晋升之地开创之初,他就接受了晋升堡垒和执政官的灵魂刻印,坚信正途之路。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塞尼厄斯遵循执政官的懿旨,为了让更多英勇无畏的灵魂走向正途,他充分利用着自身的智慧,建设整个晋升堡垒。
不过,在早已分不清年份的时间长河中,塞尼厄斯,同样出现了疑问。
他的智慧渐渐开始脱离规则,与所谓的正途,渐行渐远。
晋升之地的灵魂,多数不用接受智慧圣杰的洗礼。英勇荣耀,擅长坚守本心的灵魂,本身就拥有睿智的心灵。
而在晋升之地创建之后,再不需要塞尼厄斯去组建机械大军,大搞建设,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一个闲人。
普通人的闲暇时间一多,就容易胡思乱想,更别说是执掌智慧神庙的圣杰塞尼厄斯。
塞尼厄斯在见到晋升之地诸多变化之后,他的心态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为此,他经常在神庙的暮钟下方,沉思追忆过往,试图发现真理,以证正途。
这些天,塞尼厄斯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
晋升堡垒出现心能枯竭的灾难已经有超过半年时间,在这半年之内,圣杰和执政官开过多次会议,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多无功而返。
在这个过程中,塞尼厄斯惊讶的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在心能枯竭的灾难来临之时,格里恩的候选者、晋升者、圣杰甚至是执政官大人,第一想法竟然不是破解心能,而是恪尽职守,压榨各自心能分发的数量,继续坚守正途。
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正途显然已经成为负重的枷锁,但恐怖的地方远不止于此,它甚至束缚了大家的心灵和思想。
能量补给匮乏之际,我们竟然还想着正途,而不是解决麻烦,难道格里恩人除了正途,再无其他可以坚守的东西了么?
这种没有价值,强行给予大家的荣誉,就是是否是正途。难道正途就意味着不断的牺牲、付出甚至是自己的性命,去换取那虚无飘渺的荣耀和毫无偿还价值的名号?
塞尼厄斯沉思之际,暮钟响起,可百心长军队却没有预先汇报通知。
塞尼厄斯整理一表,收拢羽翼,他知道,客人来了。
“你们怎么换上了这身装束,尤其是你,德沃丝。”塞尼厄斯对于德沃丝的长裙和白净肌肤,感到有些不适应。
这种世俗的装扮,非常眨眼,虽然确实很漂亮…
“塞尼厄斯,我看得到你的灵魂刻印,你对执政官的忠诚,出现了疑虑。”德沃丝很惊讶塞尼厄斯这种老员工,也会心生疑虑,她为了让接下来的谈判更加融洽,就半开玩笑的兴师问罪塞尼厄斯。
塞尼厄斯面不改色,他虽是圣杰,但却不避讳自己心中的疑惑。
“比起我,你的疑虑可太多了。你在人类世界的历练,改变了灵魂刻印,甚至,你对智慧的理解都出现了变化。”塞尼厄斯同时审查着德沃丝。
站在一旁的薇茜弗涅忍不住了说道:“我们还是先说正事,你们互相审查对面,不是在加深我们之间的猜忌?我们大家心中都有疑虑,所以我们才要让执政官知道,我们在疑虑什么,怀疑什么。”
塞尼厄斯目瞪口呆:“所以你们来找我,是为了团结圣杰,去找执政官?”
“没错,我们要纠正正途。”
“这可是在逼宫啊,我们作为圣杰质疑正途,那不就是在怀疑执政官的统治?”塞尼厄斯说道。
薇茜弗涅认为塞尼厄斯说的有道理,晋升堡垒可以选择起弃誓,但不能质疑正途。如此明目张胆的行动,很容易让晋升之地内部打乱。
到那时,再想开启万忆档案馆,那可就要背上背叛和颠覆正途的罪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