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lmx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玄門妖王-第2832章 命給你留着閲讀-r7s16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
薛济世看到睚眦将门框给挤坏了,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这个门框,等葛羽这小子醒了之后,让他给咱们修。”
葛羽躺在床榻上,身上就穿了一条底裤,全身上下插满了银针,身上也涂满了草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两位老爷子,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帮着葛羽接上了断掉的经脉,又帮他重新稳固了丹田气海,等同于脱胎换骨,洗髓伐经。
睚眦再次挤坏了一个门框之后,兴冲冲的来到了屋子里,看到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葛羽,一双大眼睛里面满是哀伤,它围着葛羽饶了一圈,想要伸出舌头舔一下它都不敢,怕是伤到了葛羽,只有在葛羽耳边呜呜叫着。
之前被那黑龙老母放出来的炼血球,吞噬了一部分修为,身上的血管纷纷爆裂,经脉寸断。
如果不是两位老爷子医术通天,葛羽必然再也无法恢复,成为一个废人。
妒夫与嫩妻 宋清清
薛家药铺里面,兄弟几个好久都没有聚在一起了,雨涵小亮剑,九阳花李白。
自从吴九阴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聚齐过。
再次重逢,大家伙谁都开心不起来。
千娇百媚 菠萝蜜多
黑小色终究是没有找到,被黑龙派的人抓了起来,生死未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黑小色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吴九阴只有上次在桑域露了一面ꓹ 再次消失不见ꓹ 葛羽现在又重伤在身。
他们的整体实力不断被削弱,谁也不知道黑龙派下一步将会有什么动作。
以李半仙的猜测,吴九阴之所以一直藏身不见ꓹ 肯定是有自己的谋算ꓹ 而他离开的原因,并不是仅仅是因为被栽赃,特调组的人追杀他ꓹ 他应该有重要的事情在做,而这些事情也是不方便于被他们知道的。
也或许ꓹ 吴九阴是在等一个最佳的时机才会出现,一切都是未知的。
现如今ꓹ 他们怎么都是被动的,不知道黑龙派的老巢在哪,只能等着他们下一次行动。
这种感觉让几个人心里都十分不舒坦,甚至于有了一种十几年前ꓹ 面对白弥勒的那种感觉。
白弥勒这种妖孽ꓹ 绝对是黑龙老祖无法逾越的ꓹ 但是此刻的黑龙老祖ꓹ 也已经到了一种他们无法抗衡的地步。
这几天,趁着葛羽养伤的时候,众人一直都在商议如何对付黑龙老祖ꓹ 同时救出黑小色的事情来,却始终没有商量出个结果出来。
女杀手张霁月的伤势也在快速的恢复ꓹ 她除了跟周灵儿能说上几句话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怎么搭理ꓹ 永远都是一副冰冷的面孔。
钟锦亮他们几个人去了薛家两位老爷子的法阵之中去看了葛羽几次。
第一次去,葛羽没有醒过来。
第二次去ꓹ 葛羽醒了过来,但是无法下地走动。
第三次去ꓹ 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葛羽已经能够简单的下地走动,修为和身体都在快速的恢复。
又过了几天,葛羽一个人从薛家两位老爷子的法阵之中走了出来。
当葛羽一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众人都是欢喜不已,这小子总算是好了一些。
魔幻公主的復仇之路 幻雨紫蝶
不过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此时的葛羽十分虚弱。
听到了动静的张霁月也从屋子里奔了出来,她的伤势早就好了,没有人阻止她离开,但是这一次她并没有走。
在看到葛羽的时候,张霁月的脸上县露出了一丝欣喜和激动的神色,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看到葛羽,为什么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跑了出来。
庶女要逆襲 糖之
葛羽跟兄弟几个寒暄了几句,说晚上一起喝酒,然后目光就越过了人群,看向了张霁月。
四目相对,张霁月并没有躲闪,只是脸色已经变的平静。
一个杀手,是不会有感情的,张霁月没有忘记,葛羽跟她有仇,因为他,师父才会死了。
此时,葛羽迈开了脚步,朝着张霁月这边走了过来,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走向了张霁月。
花和尚的笑容玩味儿,钟锦亮却显得有些紧张。
其余的人也都表情各异。
“出去走走?”葛羽看向了张霁月道。
张霁月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葛羽朝着门外走去,在路过众人的时候,老花和白展吹个个口哨,花和尚贱兮兮的说道:“小羽,身体刚好一些,千万别大动干戈,累坏了身体,晚上还要喝酒呢。”
葛羽脸色一红,张霁月却回头瞪了一眼花和尚,眼里有杀气。
花和尚不以为意,只是冲着张霁月笑。
二人出了薛家药铺的门,来到了村子里。
村子里的人并不多,由于葛羽他们几个人经常来这里,每次来基本上都要住上一段时间,所以跟村子里的一些人都很熟悉。
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有的扛着铁锨锄头刚刚从地里回来,还有小孩儿牵着老黄牛从他们身边走过,热情的跟葛羽打着招呼,葛羽也一一跟他们回应。
村子里充满了浓郁的人情味儿,一片温馨祥和。
张霁月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光景,第一次觉得人与人之间相处,还可以这个样子,如此融洽而温暖。
跟在师父身边,只有杀人和被杀两个极端的人生。 ​​‌‌‌​​​​‌​‌‌‌​​​‌​‌​​​‌‌‌‌​​​‌​​​‌​​‌‌​​​​​​‌‌​​​​‌​‌‌‌​​‌​‌‌​
你杀不了别人,就要死在别人的手中。
尔虞我诈,生死皆在一念之间,每天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
这半个月,让张霁月体会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人生。
不知不觉之中,二人走出了村子,来到了一片小山坡上,这个地方,当初葛羽跟杨帆也一起来过。
“谢谢你救了我。”葛羽顿住了脚步,看向了张霁月道。
“你不用谢我,我救你只是不想你死在别人手中,我想亲手杀你而已。”张霁月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那好,我这条命给你留着,你随时可以过来取,不过我不会毫无反抗的就被你杀掉,因为我现在还不想死。”葛羽道。
“你放心,在你伤势没有恢复之前,我不会过来杀你。”。
“你是华夏人?”葛羽问道。
劍不朽
“嗯,我是鲜族人,师父很小的时候收养了我。”张霁月低下了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