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tr7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199章 小妹也該懂了看書-e0k9f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乔珺雅最后那句话,听在苏慕许和顾谨遇的耳朵里都挺顺耳的。
要是换个人来说,会更舒心。
安诺却像是被捅了心窝子,脸色铁青,握着拳头低吼:“你闭嘴!”
伴随着少许的唾沫星子,安诺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自己不知道吗?!
需要别人来提醒吗?
他愿意!别人管得着啊?!
“你们别吵了,我头疼。”苏慕许捂着头,真怕自己笑出声来。
美男很拽很傾城 炫舞飛揚
看他们吵架,感觉好爽,比以前那些小打小闹的恶作剧爽太多了。
安诺瞬间安静下来,惶恐不安,愧疚万分:“许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吵到你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会跟乔珺雅说清楚的。”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乔珺雅叹了口气,心中有两种情绪清晰的在缠绕。
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
更可气的是,就这样一个男人,她居然想要跟他结婚。
她也挺可怜的吧。
她喜欢的人对她不屑一顾!
浮愛萬年,真愛唯壹 丫丫學語
喜欢她的人,她恶心到想吐!
最合适她的人,偏偏执迷不悟!
乔珺雅要走时,许言走了过来,问她:“你为什么要拦车?你疯了吗?”
乔珺雅失笑,满眼脆弱无奈,像极了走投无路的人,连站都站不稳。
可悲的是她身体晃了晃,原本离她很近的许为立即躲闪开,连装都不装一下。
曾经她跟许为关系也不错的啊。
还在他酒吧驻唱过一段时间。
要不是顾满总是去捧场,搞得她待不下去,他们合作挺愉快的。
她人气高,他给的报酬也高,且每次她说着不要不要,他都是硬塞的,给足了她面子。
如今……连陌生人也不如。
堪堪站稳,乔珺雅说:“我是有事求许许,求她放过我。”
“她怎么你了吗?”许铎走到许言身边,和他一起俯视着低他们很多的乔珺雅,“我小妹需要怎么你吗?你自己不作妖,会这么惨?”
乔珺雅攥紧了右手,悬臂带坠的她脖子疼。
她慢慢低下头,呜咽道:“你们说的对,都是我的错,什么都是我的错,你们的小妹永远没有错。她任性是率性而为,她胡闹是天真烂漫,她恶作剧是别人的幸运,她不懂人情世故是单纯善良,她怎么样都是好的,而我……怎么样都是错的!”
说到最后,她抬起头,满眼泪痕,嘲讽又倔强:“我错了,不该来求她!她已经不把我当成闺蜜了,恨不得我死了才好,我还来找她做什么?我拦车的时候,她真的认不出我是谁吗?是我蠢了,我不会再来找她了。”
乔珺雅说完,抹着泪一瘸一拐的走了,背影凄凉可怜极了。
安诺咬着牙,脑袋懵懵的。
乔珺雅说的没错,无人可以反驳。
只是,那又如何?
依然抵挡不住她是团宠。
依然有那么多人爱她。
被人爱,也是一种能力。
更何况是被那么多人爱。
并且那些人,个个优秀,是旁人遥不可及的。
安诺看着乔珺雅一步一步的离开病房,心念一晃,喊道:“乔珺雅,希望你说到做到,别再找许许,也别再找我。”
乔珺雅哈哈失笑,看着是笑,却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太可笑了。
安诺这个懦夫!
拿不起放不下,算什么男人!
总有一天,她要让他跪在她脚边,求着她别离开他!
乔珺雅走了,安诺也像丧家犬一样,垂头站着,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满身都是哀伤落寞。
苏慕许侧躺在病床上,背对着所有人,闭着眼睛,眉头微蹙,紧紧的抓着被子。
她忍不住在心底冷笑。
口才真好。
那些话,说的跟棒槌敲在她心头一样,闷痛闷痛的,差点将她击垮。
她说的没错,事实就是那样的。
可这不代表着她要被利用!被残害!
“小妹……”许铎忧心的走到病床边上,颤抖着手,想要拍一拍小妹,却下不去手。
那些话,太扎心了,小妹肯定很难过。
许言很生气,他明明要拦着的,三哥却制止了他。
他搞不懂,乔珺雅说话那么难听,为什么还要让她说。
她是挺受乔家疼爱的,可那又如何?难道就容忍着她这样中伤小妹?
都市全能系统
许为轻叹一口气,望着窗外的风和日丽。
有些事,小妹也该懂了。
做人一时任性胡闹,有人宠着疼着,可以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可是,人的一辈子就那么长,难道要任性胡闹一辈子吗?
她也该长大了。
只有长大,才能拥有更精彩更安稳的人生。
至尊龙神系统 九火
现在的小妹已经很好了,但她若是不能直面自己的过去,永远都长不大。
顾谨遇挺支持许为的做法的,这也是他没有骂乔珺雅的原因。
有些话,他们别说告诉她,连想都不会那么想。
别人说的时候,他们还会很生气,可事实就是如此。
听着那些话,他也担心她会难过,但他相信只有接受自己的过去,才能拥有更好的未来。
一室寂静,各有所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脚步声传来,很是稳重。
苏慕许一下就听出了是大表哥的脚步声,不知道怎么的,就有那么点撑不住了。
“要装到什么时候?”许辰大步而来,“你这演技,真该去演戏。”
苏慕许的眼泪一下子就飚了出来,也不知道大表哥是夸她安慰她,还是气她揶揄她。
正琢磨着要不要起来时,闻见了香草奶油味儿。
一扭头,她看到许辰递来的一杯哈根达斯,瞬间泪目。
在许言有眼力见的搀扶下,苏慕许坐了起来,颤巍巍的伸手,泪汪汪的喊了一声:“大表哥……谢谢你。”
许辰:“……”
最讨厌她喊大表哥了!
许言再也忍不住,喷笑出声。
许为也弯唇笑了笑,回过神来,靠在窗边,静静的看着他们。
都说大哥喜静,他这个开酒吧的最爱热闹,其实……他也喜静啊。
只不过小妹爱闹腾,他总要向小妹靠近才是。
慢慢的,也就爱上了热闹,并且不影响他喜静。
苏慕许哭着吃冰淇淋,顾谨遇在一旁看着,很想出声劝阻。
女孩子贪凉对身体不好的,他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这样劝特别爱吃冰淇淋的表姐。
现在也一样,只要看到,都会劝,以至于他也深深的这样认为。
可那冰淇淋是她大表哥买的,他张了张嘴,闭上,如此反复了几次,想开了。
大界主 客棧無人
一颗球球而已,不算多。
这个夏天,她的冰淇淋,他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