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fnj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ptt-第一四零三章 辦公室內的兩道身影讀書-98i55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三合集团某独立办公室内,一个刚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的男子,看着打到手机上的号码,舔了一下嘴唇,犹豫数秒后,接通了电话:“喂?”
“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电话对面,二骆驼的声音传了出来。
“基本没戏!太难了!”男子微微摇头:“今天三合集团出了这么大的事,杨东已经决定让公司停摆了!”
“停了?!”二骆驼微微有些诧异。
“是啊!现在杨东让欧阳昭庆募资的事情已经被你们捅出去了,当初买房的几百名业主,全都来这边闹事,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坎,杨东不容易过去!所以他现在肯定得想办法把自己摘干净!哪还有心情打理公司啊!”男子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更得抓紧办事了!明白吗!”二骆驼沉吟了一下,语气强硬的吩咐道。
“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作到!且不论我压根不知道杨东把那份合同放在了什么地方,而且集团一旦停摆,我也根本不能接触到他!”男子无语的回应道。
“这是你的事!我不问困难,只要结果,有一点你得清楚,我们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二骆驼不假思索的威胁道。
“你……”男子磨了磨牙,沉吟数秒后,叹了口气:“我尽力,但也只能尽力!”
“等你电话!”二骆驼语罢,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他妈的!”男子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轻轻的拉开了房门,此刻在办公区的走廊里,很多人都在拿着东西往电梯口那边走,而杨东的办公室一侧则十分空旷,而且在隔壁的会议室里,还能听见杨东打电话时的争吵声。
……
十数秒后,一道身影趁人不备,动作很快的走到了杨东的办公室门前,伸手推开了房门,几步走到杨东的办公桌边上,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起了东西。
学习系统 李志刚000
“踏踏!”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呼呼!”
男子听见声音,呼吸急促的在屋里巡视了一圈,随即迅速跑到墙角,躲在了立式空调与墙角的缝隙之间。
“杨总!你在吗?”随着门外传来声音,办公室的门再度被推开,随后又有一人进入了屋内,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动作极为麻利的走到办公桌后面,打开了杨东书柜里的一个暗格,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小保险柜。
“我艹!”空调后面的人看见那道熟悉的声音,以及娴熟的动作之后,犹豫了一下,动作轻微的将手机调成静音,打开了摄像模式。
“咔哒!”
随着进门的人敞开保险柜,里面的现金和一些文件也随即暴露了出来,这个保险柜里,现金大约有五十万左右,而那人看都没看,迅速翻找了几个档案袋,抽出其中一个打开看了一眼,确认无误后,把文件夹在衣服的内衬里,重新将档案袋放回了原位。
“周哥!你放心,这次的事情,牵连不到三合集团!当初我让欧阳昭庆募资的时候,想过事情会出现纰漏,所以签署了一份私下的协议……”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杨东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一把推开。
“刷!”
刚刚偷完文件的男子循声望去,正好跟进门的杨东四目相对。
“老钱!你在这干什么呢?!”杨东进门后,看见老钱的手里的东西,还有敞开的保险柜,登时蹙眉。
“杨、杨总,我……”钱树丰看着忽然进门的杨东,脸色刷白,瞠目结舌。
御龙剑仙 老黄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给我放下!!”杨东一声暴喝。
“杨总!你、你、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当初欧总跟你签署私下协议的时候,我也是担保人!我当时签合同,什么都没想,就为了巴结你们这些领导!我真的不知道欧总他是这种人!但是我必须得把这合同毁了!否则的话,一旦你真的要提起诉讼!那我就彻底完了!”钱树丰看着杨东,目光中满是绝望。
“老钱,你听我说,这份合同对于我而言很重要!而且这事跟你关系不大!你把它给我!”杨东努力安抚着钱树丰的情绪,继续问道:“还有!你怎么知道东西在这放着的?谁告诉你的?!”
“谁也没告诉我!之前你去G肃的时候,欧总让我来拿过一次公章!所以我记得这个位置!”钱树丰吞咽着口水解释道。
“你还在撒谎!”杨东眯眼看向了钱树丰:“当初你进公司,是欧阳昭庆保荐的!你压根就是他的亲信!这次之所以没跟他一起走,就是为了留下来拿到这份文件,对吗?!”
“不!不是的!杨总,我拿这个东西,真的只是为了自保!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参与!”钱树丰看着杨东,全身颤抖。
“我他妈的已经查过了!欧阳昭庆在唐S跑路的那天!报警举报小硕他们持枪的,就是你的号码!你还狡辩啊?!”杨东一声暴喝。
“这……”钱树丰闻言,呼吸急促:“那个电话,是欧总让我打的!但我真跟他不是一路的!”
“钱树丰!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也知道我是什么脾气!所以更应该知道,你落在我手里会怎么样!我就说一次!把文件放下!然后告诉我,欧阳昭庆到底在哪?!!”杨东咆哮一声,陡然向着钱树丰扑了上去。
“撕拉!”
钱树丰看见杨东的动作,猛地将手里的文件撕成了两半,然后掏出了随身的一把刀,指向了杨东:“杨总!我只想自保!你别逼我!别逼我!”
“跟我玩刀!你有那两下子吗!”杨东对钱树丰的威胁不屑一顾,猛地朝着他的手腕抓了过去。
洪荒古城
“啊!!”
钱树丰情急之下,攥着刀直接刺向了杨东的脖颈。
“王八蛋!”杨东躲开钱树丰的一刀,一个飞膝撞在了他的肚子上,攥着他的手腕把刀磕掉,随后两人开始扭打。
“嘭!”
钱树丰用蛮力将杨东推的后退一步,接着抄起桌上的烟灰缸,不计后果的砸向了杨东的眉心。
山长水远知何处之意中人
眼见钱树丰已经下了死手,杨东抄起桌上的刀,猛地刺向了钱树丰的胸口。
“噗嗤!”
随着杨东抬手,一把刀只剩下刀柄的位置露在外面。
“杨、杨……”钱树丰低头看着溢血的胸口和面前的杨东,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轰然倒在了地上。
“老钱!老钱?!”杨东见钱树丰倒地,大声喊了两句,但钱树丰抽搐了几下,便躺在血泊里不动了。
空调后方的男子看见这一幕,伸手结束了录像,身体已经抖如筛糠。
“咣当!”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门再度被人推开,随后黄硕等人齐刷刷的跑进了屋内,看见里面的景象以后,齐齐愣住。
極品 透視 眼
“哥,这是……”黄硕看见这一幕,顿时懵逼。
“别吵!!”杨东虽然让黄硕别吵,但是自己的情绪也略微有些失控,俯身摸了一下钱树丰的脖子,拳头紧握:“人没了!”
“啊?那、那、那……咱们接下来该、该……”刘占看着满地鲜血,也跟着懵了。
负了爱情伤了婚
“我问你!集团的人都走了吗?”杨东做着深呼吸向黄硕问道。
“走了!我就是因为人都走了,所以才想过来叫着你离开!然后听见这边有动静,就跑过来了!”黄硕点头。
“小蔡!马上去把集团的监控录像全部抹除!刘占,拿拖布把我的办公室收拾干净!小硕、小腾!过来帮忙!先把尸体处理一下!”杨东语速很快的吩咐道。
“哎!”
小蔡和刘占答应一声,纷纷出门,黄硕也随即走进了屋内:“哥,你觉得这事能瞒过去吗?”
“现在集团已经摇摇欲坠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绝对不能出事!所以这事必须压住!别废话,先把人抬到卫生间去,然后分尸运走!”杨东眼睛通红的回应道。
“分、分尸?!”腾翔懵逼。
“我学过解剖!我自己来!抓紧!”杨东语罢,跟两人一同抬着尸体离开。
立式空调后面,那个之间进门的男子亲眼目睹的凶杀现场,又在听见几人的对话之后,脸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看了一眼被钱树丰撕成两截扔在地上的合同,把心一横,咬着牙从后面钻了出来。
……
五分钟后,富春商厦后门的街道上,鹿鸣拽开车门,坐进了肖凯和赵恩泽的车里。
“你就是老板说的那个人?”赵恩泽看着上车的鹿鸣,侧目问道。
“对!是我!”鹿鸣此刻仿佛丢了魂一样,双腿发软,身上不断的冒虚汗,眼神也直勾勾的。
“至于么!就你这点心理素质,还想当内鬼啊?这得亏是让你偷一份合同,这要是让你杀个人,你不得尿裤子啊?”赵恩泽呲牙一乐,发现鹿鸣的裤裆真湿了,有点懵逼:“至于吗,哥们?”
“合同!合同给你!”鹿鸣听见“杀人”俩字,不觉间失禁,哆哆嗦嗦的掏出了被撕碎的合同。
赵恩泽接过合同之后,自己看了一下,随后拨通了二骆驼的电话:“东西拿到了,没问题!”
“把钱给他,让他走吧!”二骆驼沉声开口。
“没问题吗?”赵恩泽不放心的问道。
“东西拿到了,就算他被杨东抓了也无所谓!”二骆驼没当回事的开口。
“好嘞!”赵恩泽答应一声,拿起一个袋子递给了鹿鸣:“这是三十万,拿着走吧!”
“咕噜!”
鹿鸣顺着袋子口看着露出来的现金,吞咽了一下口水。
“怎么,嫌少啊?”赵恩泽见鹿鸣坐着不动,眯起了眼睛。
“我还还有一份东西,你们买吗?”鹿鸣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压住内心的恐惧之后,抬起头来问道。
“什么东西?”赵恩泽斜眼问道。
“杀人视频!杨东亲手杀人的视频!”
“刷!”
鹿鸣话音落,肖凯、赵恩泽,以及电话那段的二骆驼,集体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