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jet精华都市言情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起點-第五百四十二章 是爸爸噠~熱推-g9sh3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最后凉风他们还是登上了二楼。
在白怜的指引下,没有浪费什么功夫,他们很快就到达了二楼主卧。
主卧很大,装修的也比其他的地方豪华,但如今的主卧和其他的房间一样,同样的破旧,落了不少灰尘。
主卧的中心放着一张大床,在床头有着一张巨大的婚纱照,婚纱照上是之前看到的那对夫妻,但却年轻了许多。
除此之外,主卧还有很多家具,比如梳妆台、衣柜等。
不过主卧好似被翻找过,显得有些杂乱,柜子也都被打开,应该是之前来这里的人所为。
众人进入房间查看起来。
晨起末落
柳茜看到了地上的一滩漆黑印记,她蹲下身,抽了抽鼻子,眯起了双眼。
明帝國的崛起
悍妻谋略
她的嗅觉判断出了印记的真相。
是干涸的血留下的印记!
接着柳茜转过头,发现这个印记距离床有些距离,而在印记的四周,有着不少破碎的碎片,但破碎的并不算太严重,能够看出来,那应该是一把椅子,而椅子上也有很多黑色的斑驳。
接着柳茜在四周的碎渣中找了找,捡起几个比较特殊的碎片,拿在手中查看了一下。
“这个是……绳子?”
宁白和赵亚楠则是直接来到了床上,在床上有一副骸骨,骸骨破碎了很多,扔的各处都是,但头骨还摆放在枕头上。
宁白也没有什么忌讳,直接拿起了头骨,在手中看了看。
佳佳见到这一幕,缩了缩脖子,凑向了柳茜。
而看着手上的头骨,宁白的眼神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虛無界皇
赵亚楠察觉到了宁白情绪上的变化,她凑近宁白,“有什么发现吗?”
“这个头骨,有点问题。”宁白说道,然后他蹲下身,收集了一下四散的骨骼,也找到了盆骨。
“确实是女性的骨骼。”宁白查看了一下盆骨之后说道,从骨骼判断性别,他早就学会了。
“有什么不对的吗?”白怜也注意到了宁白的动作。
宁白将头骨摆放在床上。
“这头骨上没有被击打的痕迹,也没有打击产生的裂纹,头骨的主人好像并没有被锤子击打过头部,反而这些骨骼上有着相同的特殊痕迹。”宁白解说道。
“没有打击的痕迹?那之前的锤子是怎么回事?”白怜很是惊讶。
“特殊痕迹又是什么?”赵亚楠好奇道。
“是啃咬的痕迹。”宁白说道。
白怜呼吸一滞,她意识到了什么,“该不会,这个人……”
宁白点了点头,“应该是被其他什么东西吃干净了。”
女性的骨骼,很有可能是女主人,而女主人并不是被锤子打死的,反而骨头上出现了啃咬的痕迹,这就显得很不简单了。
他们有了猜测,脸色也逐渐变得不好看起来。
只有凉风还站在门口,从他来到这里之后,他就直接开启了【索骥者】,与其一点点的调查,用【索骥者】直接看更容易。
如果这里真的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影像就会浮现在凉风的眼中。
然后,凉风就看清了一切,脸色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对于正常人来说,那不是可以轻易接受的场面。
那个儿子确实得到了他的妈妈,不仅是从身体上,他还与他的妈妈合为了一体。
而那滩血迹……
“被锤子袭击的不是女主人,而是男主人,而且……这也是那个儿子对自己父亲的报复。”凉风出声道。
因为男主人的压制和不理解,才让儿子逐渐变得扭曲起来,男主人确实要付一定的责任,但男主人没有意识到,他的儿子在这种扭曲中,变成了怎样可怕的怪物。
听了凉风的话,柳茜也明白了自己手中的绳子和椅子是用来做什么的了,然后她就有些嫌弃地扔掉了手中的东西。
综主fz恩奇都
“但就算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柳茜问道,他们可不是来解密的。
凉风刚要开口,他身后的房门猛地关闭,众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大量的鬼气从众人脚下的地板中飘起。
这个量的鬼气……
魂生思寂
“是那只红衣!”白怜惊呼道。
凉风很快就反应过来,在这里和红衣战斗,可没办法保证安全。
然后凉风直接转身,狠狠地踹向紧闭的房门。
——————
什么?
红衣封门?
凉风伦起斧子,几斧子下去,门就被砍碎了,然后凉风直接冲出了房间,其他人紧随其后。
柳茜走在最后。
这个时候红衣的头已经从地板之下升起,一头长发,眼神中充满了怨气。
淡磨明鏡照檐楹貳 荼荼七月
無上主宰
柳茜用手中的锤子对着红衣的头就是一下,直接将红衣打懵,然后直接转身冲出房间。
这也就是柳茜,要是其他普通人,面对红衣,身体早就会被鬼气侵蚀而发僵,更不要说是灵活地给红衣的脑袋来一下了。
跑出房间之后,众人没有四下慌乱的逃跑。
要知道,那只红衣追的是谁?
追的可是凉风和宁白。
他们的想法可不是逃跑,而是琢磨拉开距离,打算回头给那只红衣来一招狠的!
“能拖延一会儿吗?”宁白问道。
凉风和刚刚跑出来柳茜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白怜转头看着几人,惊讶地张开了嘴。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你们的意思是不打算跑?要上正面?那可是红衣啊!”白怜惊讶道。
柳茜甩了甩自己的锤子,“又不一定打不过。”
柳茜突然发现,锤子确实挺好用的。
白怜的表情一僵,恐惧告诉她不能停下来,然而……离开了凉风他们,她也很难单独行动。
“要被你们害死了!”
白怜觉得自己今天要凉了。
無憂大爺
“那只红衣就是那个妈妈吗?”佳佳在关注另一件事,这次她竟然没被吓晕过去……哦,之前的关门和飘荡的鬼气让佳佳有了心理准备,没被吓晕过去。
而对佳佳的询问,凉风却说道:“不,是爸爸。”
其他人惊讶地看着凉风。
凉风也看向众人。
“你们觉得,那种情况下,是妈妈的怨气更重,还是爸爸的怨气更重?”
有妻徒刑 芒果小妖
额,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柳茜直接踩了凉风一脚,“谁有闲心思考这个啊,红衣追出来了。”
红衣已经把手伸出了门。